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克夫长公主

第134章 终章

克夫长公主 衣十一 9001 2024-06-11 19:15

  建和元年冬月十一,宁惠帝颁布退位诏书,曰帝位应以贤能者居之,故而禅帝位于其皇姐无双长公主。此让位诏书一下,一直沸沸扬扬的谶纬禅让之说终于平息了下来。

   同年腊月,俞云双三却帝位未果,终是接过帝玺金印,登基为帝,并依旧尊养安殿季氏为太妃。

   次年元月,俞云双改元为元熙。

   元熙元年四月,彦国传来消息,清河王在众臣拥戴下入主东宫,太和殿太子加冕那日,殿中唯有宣旨的内侍和叩拜的百官,不见彦帝亲临。

   这倒不是彦帝故意给这位新立的太子摆脸色。

   太和门之变,彦帝折了最宠爱的小儿子,流放了自己的嫡长子,颇有一蹶不振之势。所幸清河王贤德,上可协助彦帝处理朝堂之事,下可俯察民心,才保大彦上下一片安宁祥和。

   彦帝处处指望着太子殿下,即便心中对于他再如何,也不会在明面上表现出来的。

   这也是卓印清对于彦帝的态度。

   卓印清着太子冕服,戴九旒冕冠,在太和殿受封完毕,即便再不情愿,也还是要去紫宸殿谢恩的。

   太子冕旒的颜色为玄,乌压压的颜色,更衬得他的肤色病态的惨白。入紫宸内殿之后,卓印清挥退了左右,径直走到了彦帝的床榻前。

   此刻的彦帝鬓发如雪,双目浑浊,因着整日陷在过往云烟中无可自拔,愈发糊涂了起来。听到有人入内,彦帝先是唤了一声自己的贴身内侍,见没有动静,才撑着床头想要自己爬起来。

   卓印清走上前去,搀着他的胳膊将他扶起来。

   彦帝迷茫地凝视了他许久,神色倏然剧变,枯瘦的手指紧紧掐住他的手腕,半是恐惧半是喜悦道:“安宁!”

   卓印清顿了顿,将手从他的掌中抽出来:“陛下只怕是认错人了,母亲早已仙逝多年。”

   “仙逝?”彦帝怔怔望着自己空落落的掌心,喃喃道,“怎么会呢?她分明那么年轻……朕记得她爱穿颜色艳丽的衣裳,所以朕每每得了好看的云锦料子,都会留一匹给她。”

   话毕,他显得有些兴致冲冲,竟然动作利落地从床榻上爬下来:“你且随我去留云殿看看,这么多年过去,那里早就被各种颜色的料子堆满了。”

   卓印清立在原地,只沉默地看着他。

   彦帝也发现卓印清没有跟上来,转过身来满怀期冀望向他。

   两人便这么对峙着,彦帝似乎才察觉到了来人的不对劲,身体开始剧烈颤抖,以手捂住自己的脸,看起来分外仓皇:“这么多年……怎么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安宁你别过来!朕并不想要你死!怪只怪你是废帝的帝姬!不对,你不是安宁,你是她的那个孩子,那个不该出生的孽种!你怎么不随安宁一起死,你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上!”

   卓印清阖了阖眼眸。五觉散便是有这点好处,不想听的话,只需阖了眼,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待到彦帝终于停了嘴,卓印清声音冷清道:“我是来谢恩的。”

   彦帝的身体晃了晃,缓缓转身重新坐回到床榻之上。

   “你不必谢恩。”他道,“若不是我没有别的办法,这个位置不会属于你。”

   卓印清无所谓地笑了笑。

   彦帝的身体不济,加之方才情绪波动过大,再坐下来时,眼前便有些发晕。他眯着眼睛盯着卓印清看了许久,突然道:“看你的面色衰败成这幅模样,身上的五觉散之毒,怕是还没有解罢?”

   卓印清道:“我身上的毒能不能解,难道不是陛下最清楚么?”

   “是啊……”彦帝低低笑出声来,“五觉散,自种下以后便会在五脏六腑生根。朕那两个孩子斗不过你又能怎样?反正你就要死了,朕也要死了,安宁已经死了,到时候我们一家子在黄泉路上会首,如此想想当真是不错。”

   “她不是会入地狱的人。”卓印清道,“即便你入地狱了,我入地狱了,她也不会在那里。”

   彦帝的呼吸一滞,似是想到了什么往事,又开始在口中碎碎呢喃。

   四月天是万物充满生机的时候,只是这紫宸殿却一片阴气沉沉,即便外间的阳光再大,也照不进这位垂死的帝王的心里。

   卓印清轻叹了一口气,向老皇帝行了一礼,正要离开,便见到彦帝的眼眶红了起来,压抑着哽咽了一声。

   “你见到我的安宁了么?”他张口,嘴型如是说。

   “她死了。”卓印清说完,又补充道,“被你毒死了。”

   彦帝的眸光开始剧烈颤抖,蜡色的手指拼命撕扯着床榻上的铺垫,湿润着眼眸悲吼道:“如今天下尽安宁,她却回不来了……”

   卓印清转身离开了紫宸殿。

   他分明没有听过彦帝的声音,却句话却似是生了根一般,带着彦帝的音调和口吻,一遍又一遍地在他的脑中回荡。

   通向宫外的甬道很是幽长,卓印清初始步履还平稳,到了后来却渐渐急躁起来,仿佛想把彦帝的声音从脑海中甩去。

   眼前蓦地昏暗,卓印清明白是因为心境起伏太过激烈,五觉散又要发作了。

   今日是他的册封大典,屈易无法跟在他的身边,恐怕只能靠自己咬牙撑过去了。在一切彻底陷入黑暗之前,卓印清从怀中掏出了半块似玉非玉的物事。

   那是俞云双留给他的半块长公主令。

   说来也奇怪,俞云双的血分明只在上面沾染了片刻,便被屈易拭去了,却不知道为何,血渍竟然顺着碎裂的纹理渗了进去,再怎么擦拭都恢复不到原来的样子了。

   卓印清将那半块长公主令紧紧攥在手中,视线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他不能死。他对自己道,如同每次五觉散之毒发作时对自己说的话一样。

   因为有人还在等他回去。

   方才彦帝那句“天下尽安宁,她却回不来了”依然在他的脑中回荡,卓印清垂头闷咳了两声,唇角勾起苦笑,他又何尝不是?

   如今满目尽无双,他却回不去了。

   彦帝终究没能熬过这名为愧疚的煎熬,驾崩于一个暖意融融的六月天。

   他是在沉睡之中悄无声息地走的,当卓印清闻讯入宫时,彦帝已然僵硬了。

   内侍宣读了传位诏书,在众人向新帝叩拜完毕之后,对着卓印清低声道:“大行皇帝另有话教奴婢私下说与陛下。”

   卓印清示意左右退下。

   内侍向着他跪下去,从袖中掏出一个用来盛放丹药的锦盒递向卓印清:“这是大行皇帝给陛下的解药。”

   辗转到了最后,彦帝对于废帝一族的恨与畏惧,终究是没能盖过他身为一个帝王的责任。

   内侍垂着头继续道:“大行皇帝说,这解药是他留给安宁郡主的。如今二十多年已经过去,药效是否还在已不得而知,会不会变成了□□也不得而知,还望陛下谨慎处之。”

   以卓印清对于大行皇帝的了解,前面那些话定然出自他口,后面那句话,只怕是内侍害怕得罪新君,自己加上的。

   卓印清打开锦盒看了看里面毫无光泽的药丸,开口问道:“他……可还有什么别的话?”

   内侍将头垂得更低,声带讨好道:“大行皇帝临走前还不住喃喃说,帝位上坐的人必须姓彦。不过这话没传到外人耳中去,陛下若是不想改姓,这句话听听便是,奴婢的记性差,事情说出口就忘了,这世上也就知道陛下一人知道此事。”

   “哦?”卓印清琥珀色的眼眸仿若不可见底的深渊,微笑道,“其实他说的没有错,我亦认为在那位置上坐的人,理应姓彦。”

   元熙元年六月,彦帝驾崩,继承帝位的不是万民所向的皇太子卓印清,而是当年废帝太子留在世间的唯一一条血脉,名唤彦长庚。

   长庚登基那日,卓印清的五觉散发作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严重,病榻前守着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他的脉搏却愈来愈微弱,完全没有醒转的迹象。

   楚鹤将卓印清从宫中带回的那个锦盒攥在手中,紧锁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楚老先生。”蒙叔的眼眶干涩,指尖搭在卓印清腕间的脉搏上,不敢移动半分,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感觉到卓印清依然活着,“这药既然已经证实是五觉散的解药,为何到了这样危急的关头还不用?”

   “师父。”一旁守着的阿颜亦低低唤了楚鹤一声。

   “你们懂什么!”楚鹤将锦盒“啪”的一声阖上,焦躁道,“这解药确实能解五觉散之毒不假,却是以以毒攻毒的法子!你们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句话一出,蒙叔还在疑惑,阿颜面上的血色已倏地退下来,看起来比病榻上的卓印清还要颓败。

   卓印清的五觉散是从安宁郡主那里遗传而来的,因着隔着一个安宁郡主,他体内的五觉散之毒没有直接入口服用那么霸道。

   以前大家总庆幸卓印清的毒没有别人的深,如今这一点却意味着能解五觉散之毒的丹药,不可能解卓印清的毒,甚至会在强行服用后毒性相冲,变成另外一味要么见血封喉,要么潜伏在身体里,不知何时便可能置人于死地的□□。

   “那……”阿颜张了张嘴,六神无主道,“我们该怎么办?”

   话音甫一落下,蒙叔的背脊蓦地僵硬起来,手从卓印清的腕间松开,颤颤巍巍地探向他的鼻息,而后又疯一样地移到他的脖颈间摩挲,声音尖利道:“没脉搏了……楚鹤!楚鹤!”

   楚鹤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了过来,方拉过卓印清的手腕要为他把脉,便听到了一声脆响。

   卓印清自陷入昏迷起一直紧攥着的拳松开了,半枚沾着血色的长公主令坠落,在地上翻转了几下,发出“嗡――”的一声悠长呜咽。

   六月十九日,宁国帝都凌安。

   早朝散去,俞云双下御座回内殿,换了一身常服,溜达着溜达着便出了宫门。

   自古以来帝王衣食住行皆在宫中,众臣也希望今上只呆在宫中哪儿都不去,偏偏俞云双自即位之后,便没有随过他们的愿,皇夫之位一直空缺着不说,还时不时就往宫外跑。

   幸好她最常去的地方不多,除了自己手下鸾军的校场,便是长公主府。

   因着她的做法一不是出游,不劳民伤财,二总有侍卫相护,安全无虞,百官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她去了。

   俞云双今日去的便是长公主府。

   六月的晌午,总归是燥热难耐的。俞云双伫立在长公主府墙投下的阴凉处,拭了拭额上的薄汗,正要抬步跨入府门,便听到身后有人唤她“陛下”。

   俞云双回身,是裴钧立在石阶之下,躬身向她行礼。

   俞云双道:“既是在宫外,裴大将军无须多礼。”

   裴钧起身,想凝视她却又情却,便只能收敛了视线,不着痕迹地落在她弧线柔美的下颌处:“陛下又来了。”

   耳畔是此起彼伏的夏蝉鸣叫之声,让人万分惬意,俞云双笑了笑道:“御园里的榴花五月后便开了,这里却不知道为何一直含着苞。朕今日过来,便是想瞧瞧它开了没有。”

   裴钧问她:“这里的榴花是新植的么?”

   “去年植的。”俞云双回答完,似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勾起唇角道,“去年他一面吃着枇杷一面植木栽花,石榴树十株里面活了两株,墨兰一株都没活,地上却发出来不少不知名的小芽儿,我寻了花匠来打听,才知道那是枇杷芽。”

   俞云双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裴钧却知道那个他,说的便是卓印清。

   将头垂得更低,裴钧道:“既是新植的树,陛下总归要多给它些时间适应的。”

   俞云双说她也是这么想的,而后话锋一转,问他:“裴小珩的亲事准备的如何了?”

   “已定好了日子,在下月初十。”

   “御史大夫邱老家的嫡女我见过,是个性情温婉的女子,总归是配得上他的。”裴珩当年对于阿颜痴迷的模样俞云双依然历历在目,如今他的性子虽然内敛了不少,对于这桩婚事却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抗拒的。

   俞云双轻叹了一口气,对裴钧道:“他会明白你的苦心的。”

   “希望如此罢。”裴钧低垂的眼帘盖住了眸中的复杂情感,虚虚向上抬起看了俞云双一眼,又重复了一遍,“希望如此罢。”

   俞云双与他又闲话了几句,便提起裙裾入了长公主府。昔日繁华的府邸,如今没了她,没了驸马,没了入宫随侍的囊萤映雪一干人等,看起来冷清了不少。

   沿着抄手游廊,俞云双缓步向着内院的方向走,在游廊尽头的转弯处,她无意间向着侧旁一瞥,便被眼前的景象钉在了原地。

   前几日还含苞的石榴花已然尽数绽放,树下有人着一件月白色素衣,静静伫立在那里赏花。

   石榴花开嫣红似火,染不上他的衣衫鬓角,只将他的背影衬得更加朗润风流。

   “你……”俞云双的嘴唇动了动,声音小的连她自己都听不见。

   那人却捕捉到了,转过身看到是她,精致眉眼漾出一抹笑意:“你来了,我等了你许久。”

   俞云双觉得自己是被夏风迷了眼,才会以为他回来了。伸手揉了揉眼睛,再睁开时,他依然在。

   他向着她走来,将半枚沾着血色的长公主令递向她:“我来将它还给你。”

   俞云双却未接,冷冷道:“你便只是向朕来还它的么?”

   她的态度倨傲,像极了两人初识的模样,只不过当时她对他自称“本宫”,如今变成了“朕”。

   卓印清“啊”了一声,面露尴尬之色道:“我也来将自己还给你,就是怕你不要了。”

   俞云双薄唇微抿,偏过头去不看他。

   卓印清趁机执起了她的手:“让我看看你手上的伤。”

   不问她最近如何,不问她还要不要他,先看她手上被长公主令划破的伤。

   俞云双气笑了,抽回自己的手,声音却染上了湿意:“一年都要过去了,哪还有什么伤!”

   卓印清最见不得她哭,她一哭,他便会心乱如麻。手足无措地将她揽在怀中,让她靠在自己的肩头,卓印清笨拙地轻抚她的背脊,口中一遍又一遍劝哄道:“是我回来的太晚,我错了,莫要再哭了,好么?”

   “当然是你的错。”俞云双将脸埋在他的颈间,声音闷闷道,“你这次回来,还要走么?”

   卓印清的手一滞,对她说不会:“以后都不会再走了。”

   所幸那枚解药终归是顶些用的,日后如果还会发生什么,只要他还活着,就都不会再离开了。

   卓印清能感受到领口淡淡的湿意,带着一丝温热,那是俞云双的眼泪。他将她揽得更紧一些,轻舒一口气道:“幸好你在等我。”

   俞云双“嗯”了一声:“也幸好你没让我等太久。”

   我知你在等我,又怎么舍得你失望。

   爱你如饮鸩,凭此解相思。

   <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