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萧少横爱娇妻难逃

第五十六章:

萧少横爱娇妻难逃 群言之幸 4377 2024-06-11 19:15

  阴素素拉着欧阳忩在食品区停了下来,看着各式各样的自助餐点,眼睛亮了亮,伸手就拿一旁的碟子,欧阳用一种轻蔑吃货的眼神看着她

   “这种场合,食物都是摆设的,没几个人会吃的。”

   因为晚餐也刚吃没几个钟,阴素素倒是不饿,踩着十厘米的红色高跟鞋走到甜品架上,用夹子夹了一块蛋糕,拿起一旁的叉子回头看着欧阳忩,视线从他身上穿过,看着层层光影下走过来的人,眼睛幽深不变,唇瓣轻启。

   “那是因为他们都要交际,自认为高端雅气。”

   欧阳忩看着她手里的蛋糕,随口就回道:“算是吧,那你不需要?”

   阴素素缓缓提起白色的拖地礼服,随手就拋了出去,白色针丝在空中响丝烈焰的声音,礼服铺张开来的一瞬间,这方空气都受感染似的成了空白,裙摆在空中划起飞扬的弧度。

   她在知道今天自己要出手时,她就注定要与一些人为敌。

   那么,她潋滟一片的清色眼底,闪着谁与争锋的锋芒。

   刺的欧阳忩不敢直视她,看着众人被她的视线吸引过来,心里顿时明白,阴素素是不出手则已,出手责誓不罢休,她是在要乱她们的布局,替陆瑾之和家玄她们争取时间,分散敌方的注意力。

   可她也是在宣战啊。

   顾家的女儿,还从来没有人敢宣战啊……

   欧阳忩心里顿时隐隐涌上了无限期待,他迫不及待的想看看,顾家的女儿是不是真的没有女人能刺破她们。

   欧阳忩掩盖遮住的眼眸,想到什么似的,瞄了一眼她的衣服,眼里闪过深意。

   阴素素当没看见,脸色平静的似乎什么都无意一般。

   可欧阳忩却知道,她越是这个表情,越是制造惊涛骇浪。

   她站立原地,声音出奇的平静,相较于平时说话的速度,仿佛还带着一股慢吞吞:“不需要,我只需要在对的时候,做对的事,其它的……佛挡,诛佛,魔挡,收之。”

   她平静的说完这句话,欧阳忩还愣愣的,心里只有一个声音。

   美一一一太美了,霸气一一一太霸气了。

   众人的心声一致,看着那弧度落下,久久不能回神来,心中的声音还没脱口而出,就听到空中响起了掌声。

   “啪,啪啪。”

   欧阳忩看向掌声的来源,脸上是早就了然的表情。

   在阴素素的角度看到,他的脸色顿时沉了几分。

   一白,一红。

   妖冶的红色旗袍包裹着钢筋*,复古中透着优雅,开叉垂纱的下身,时尚又性感,金丝红线的质感旗袍,迎面给人一种惊艳又魅惑的色彩,配上她高傲如孔雀的脸蛋。

   啧啧…还真是大美女,只不过不知道是女王,还是被宠的分不清上下,分不清好与歹的女。疯子。

   “阴小姐好生猖狂啊,连佛和魔都敢诛之,收之,看来这天地下还真没有阴小姐不敢做的事吧。”

   脸上的浓妆艳抹,让她的笑好不娇媚,客厅上已经有不少男人心肝都抖上一抖了吧,阴素素随着她的眼神,看向她对话说着的女人。

   猜得不错的话,这就是陆瑾之那个风靡全球的姐姐,陆兰。

   一袭白色的礼服,质感针丝,露肩裹胸,拽地铺开…怎么有点眼熟。

   阴素素疑惑的视线对上那女人不怎么好看的脸色,脑海里有一丝信息掠过,她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除了鞋子不一样,这衣服就是同款同饰的。

   人间不催,她和陆兰,华丽丽的撞衫了。

   阴素素用眼角瞪了欧阳忩一眼,她可不相信事情会这么巧,就是这家伙打探好陆兰今天穿的礼服,所以才买了一件一摸一样的给自己,目的就是为了让对方针对自己,让自己不能坐视不管陆瑾之的生死前途。

   所以,她就算不说刚刚那个话,她也注定和顾家的女儿,陆兰成为敌人。

   后者拋了个抱歉的眼神过来,阴素素懒得理会他,把眼神又转了回来看着前面两个耀眼的女人。

   顾心见自己说的话,没一个人应,脸色顿时有点挂不住了,看着众人古怪的神色,察觉到不对劲,又沉下脸仔细的看了看。

   这一看,眼色顿时亮了几分,她来回在阴素素和陆兰身上瞄了几回,最后呵呵的笑了出来,幸灾乐祸怎么也掩饰不住。

   被陆兰一瞪,她马上又收住了笑,眼睛恶毒的看着阴素素,脸上写满了,你死定了。

   阴素素回了一个不以为意的表情。

   陆兰看着离她不远的阴素素,一袭长袍礼服加身,柔软的质感勾勒着傲人的曲线,她知道这件衣服和她一摸一样,长度也是一样的,所以当她看见她穿在身上,还露出那双艳红的高跟鞋和圆润的脚裸时,而自己只是在走路时才能露出鞋子,身高如此大的差距,使她的眼里闪过一丝难堪。

   陆兰是国际影星,对自己的衣着一向挑剔,今天的礼服是她挑了一个星期的衣服,才敲定的。

   没想到给一个不知轻重的女人给破坏了,这叫她怎么能不怒。

   只不过,陆兰一向是招牌式通情达理的女人,在影迷面前更是温柔善良的玉女。

   所以她当然不能对她生气,降低自己的身份,一个不好还毁了多年来建立的形象。

   不过,她的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软软柔柔的声音,眼睛看着顾心说的,话里的意思却意有所指。

   “这就是阴小姐啊,果然……”她故作蹙眉的顿了顿。

   陆兰一开口,声音清若如兰,空灵悦耳,软柔的语气,勾的客厅的男人齐齐竖起耳朵来。

   满意的看着因为自己一句话,周围人的表情变化,她叹息道。

   “同是女子,这又是何苦呢…”

   众人离的不远,也不近,可她的声音虽然温柔,却有力度,刚好给众人听的清清楚楚。

   这话……

   众人又看了看阴素素,个个脸上闪着意味不明的脸色。

   那个脸色像会传染一样,几乎每个人看阴素素的眼神都带着这抹深意。

   如果是别人,早就慌了,被众人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就算觉得自己好好的,也会被他们看的落荒而逃吧。

   可她阴素素是谁,美国哈佛的心理学奖,可不是天桥下摆摊的算卦先生。

   他们只是被陆兰的话迷惑了。

   他们不懂陆兰话里的深意到底是如何,只是陆兰一向正派的形象,让他们在条件反射的附和,个个人云亦云的附和着

   欧阳忩听到她说的话,顿时有不好的预感,看着四周众人的眼色,担忧的看向阴素素,这陆兰装白莲花的功夫真是高超啊,只是两句话,就把众人煽动成这样。

   看着阴素素自信冷然的脸,欧阳忩一瞬间心定了下来。

   她敢说这种话,自然也料到这些后果了吧。

   诛佛……收魔,也就只有阴素素敢当众说这句话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