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重生乱世有空间

第395章,大结局

重生乱世有空间 叶赫兰旗 5098 2024-06-11 19:14

  人生天地间,若白驹过隙,不过忽然而已。这些日子许是临近生产,许是日子过的太过逍遥自在无所事事,司徒嫣常常都会回想起前世总总。

   “玄哥,一直以来你都知我有着不能说的秘密,可却从来没有问起过,谢谢你的信任!”司徒嫣靠在夫君端木玄的怀中,下了一个决定,头胎生产之时,她差点儿没机会将心中的秘密告诉这个自己唯一可以信任之人就撒手人寰,这次她不能不说也不敢不说了。

   “嫣儿,我不想听!等你诞下麟儿再说不迟!”端木玄有种妻子是在交待后事之感,让他心里莫名的恐慌。

   “多年的夫妻我心中所想又怎逃得过你的眼睛,可如果你不让我说,我心里存着事,只怕生产之时会力不从心力有不怠!”这样的说词不可谓不牵强。

   “我一直都想知道嫣儿心中的秘密,可现在我什么都不想,只想嫣儿活着留在我的身边!”端木玄不想听不愿听不能听,他怕了。

   “玄哥,对不起!你就算不愿听可我仍要说!”司徒嫣也想活着,可天意难测,上天让她幸福了十年,也许已经弥补了前世所有的亏欠,若此时让她魂飞魄散,她又怎能逃得掉。

   “不!”端木玄用嘴封住妻子的樱唇,此刻的他真的不想听什么秘密。只想这样寸步不离的守着妻子。

   “唔!”司徒嫣推了几次,直到自己连呼吸都要停止了,端木玄这才离开些,可却紧贴着妻子的脸颊。大有司徒嫣如果再多说一句,就再强吻夺其声。

   “玄哥,你,嗨!”司徒嫣叹了口气,将微曲的身子动了动,寻了个舒服的地方闭上了眼。“难道上天不愿让她把秘密说出去吗?如果不说是不是自己就可以多活一刻?”只可惜她心中的这些迷团上天是不可能给出答案的。

   十天之后,靖王府梅园正房内司徒嫣阵痛难忍,竟然晕了过去。

   “世子爷,您还是先出去吧!世子妃这一胎怕是要难产,这保孩子还是保大人,您还是和王爷、王妃商量着,早拿个主意的好!”稳婆是宫里出来的,以为凭着自己的身份,就算是世子爷也不会如何于她。

   可她这话才一出口,就被端木玄一脚踢翻在了地上,“你敢胡说,告诉你们,孩子我要,世子妃也必须活着。不论是哪一个有个万一,我让你们所有人抵命!滚!”一指趴在地上的稳婆大吼了一声。

   “嫣儿,嫣儿,你说过会陪我一生一世的,你说过不会离开我的,你怎么可以失言失信!嫣儿!嫣儿!”端木玄痛哭失声,他好悔啊!为什么当初不劝着妻子些,之前生宇儿时妻子伤了身子,太医都说不易再生产的。都是他的错,都是他不好。

   “天啊,我端木玄愿用余生换我妻嫣儿一命,你若想收人魂魄,就让我死吧!”端木玄跪在妻子的床边对着上天大吼道。屋外靖王夫妇听的真切,心急如焚。

   “爷爷,父亲是不是哭了?”端木宇也守在门外,父亲的声音如此凄惨,他就算年纪再小,可也知父亲是在伤心。

   “是啊,宇儿快跪下来,为你母亲祈福!求她不要离开,求她留下来!”靖王爷眼中带泪,如果儿媳就此去了,只怕儿子也留不住了。

   “老爷!”靖王妃觉得生个孩子而已,用得着如此大惊小怪的吗。甚至儿媳连准备的产房都没去,就直接生在了正房,这可是犯了大忌。可这会儿人命关天,她就算再不喜欢儿媳,可儿媳肚子里还有她的小金孙呢,知道眼下不是追究这些时候。

   “好!”端木宇虽不太明白母亲就要给他生个妹妹了,可为什么爷爷奶奶看上去都那么不开心。而且母亲为什么要离开,他也不明白,不过还是乖乖的跪在地上,对着门口磕头。

   “嫣儿,你听到了吗?宇儿还在门外等着母亲呢,你就算舍得为夫,难道连宇儿也舍得下吗?”也许是上天听到了端木玄的乞求,也许是端木宇的孝心感动了上天,总之司徒嫣竟然“嘤咛”一声睁开了双眼。

   “玄哥,我晕了多久?”司徒嫣摸了一下肚子,知道孩子还在腹中,如果不快些,孩子是会缺氧窒息的。

   “嫣儿,嫣儿你醒了!稳婆快!”端木玄也不知可以做些什么,一时喜一时悲的乱了方寸。

   司徒嫣只好看向赤雨,“赤雨,我晕了有多久了?”

   “少夫人,未过一刻钟!”赤雨也是满脸的泪水汗水,急得双手发颤,可比起少主的方寸大乱,她至少还可以回答少夫人的提问。

   “还好,还好!稳婆,给我些参汤参片,这孩子胎位不正,你可会转胎?”

   “世子妃,老奴会,可这转胎是很危险的!”司徒嫣也明白,这样做孩子容易脐带绕颈,可如果不做一样是个死,她愿意赌一把。

   “你只管依命行事就是,一切自有我来承担!”看着妻子忍着痛安排事情,端木玄总算从慌乱中回过神。

   “嫣儿,我可以做些什么?”

   “玄哥只要在我身边就好!”男人这个时候能做的不过是给女人精神上的鼓励罢了,说白了一点儿用都没有。

   “好,好!”

   又是一个时辰的剧痛,又是一个时辰的生不如死,司徒嫣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硬是没让自己晕过去,“行了,看到孩子的头了!世子妃,您再使把子力的!”几个稳婆轮番上阵,总算是看到孩子的头了。

   “生出来了,生出来了!是位小少爷!快去给王爷报喜!”稳婆高兴的冲着门外大叫。

   “还有一个,世子妃腹中还有一子!”

   “啊!”司徒嫣痛过忍过,以为一切都已结束了,可还没等回过神,肚子又痛了起来,这次她竟然怀的是双胞胎,难怪生的这么坚难。

   “嫣儿,用力再忍一下!”端木玄一头一脸的汗,刚想放松一下,却不想妻子又痛的大叫了起来。吓得他直接跪坐在了地上,半天未能起身。

   “生了,生了,是位小小姐!好漂亮啊!”稳婆抱着第二个出生的孩子,喜欢的不肯松手。这孩子生下来肤白胜雪,甚至只哭了一声就瞪着一双大眼睛四下里打量。

   守在门外的端木宇初听母亲给他生了个弟弟还嘟着嘴一脸的不高兴,可听母亲又给她生了一个妹妹,高兴的就要往产房里跑。

   “宇儿,不可!”靖王爷出手如电,一把将小孙子给抱了回来,“爷爷,我要去看妹妹!漂亮的妹妹!”

   “宇儿,这会儿你母亲累的很,等会咱们再去看好不好!”这小的自然没有老的力气大,好不好的都被老的给带出了院。靖王妃一脸的兴奋,她不在乎儿媳的生死,在乎的是这个儿媳在死之前可以为王府添上个一男半女的。

   司徒嫣的记忆只停留在第二次生产之时,竟连女儿的样貌都没看上一眼就累得晕了过去。这次生产总算是有惊无险的熬了过去。

   百日之后,司徒嫣和端木玄抱着刚出生百日的两个小娃娃坐在梅亭之中,看着和李三郎玩儿的一头汗的大儿子端木宇,心中无比的幸福。

   “玄哥,当日我想将秘密告诉你,你却不听,如今可还想知道?”

   “不想,等哪天我百年之期将至之时,嫣儿再告诉于我可好?”

   “好!”司徒嫣笑了一下,如果人能断自己的生死,那就不是人了。端木玄这般只怕是不论自己的秘密是什么都没有她这个人留在他身边来的重要。

   “三哥,你小心着些,宇儿出手没轻没重的!”

   “无妨,小孩子的拳脚打在身上也不痛!更何况我们宇儿怎舍得打舅父,是不是啊!”李三郎终其一生未娶妻生子,小妹的孩子自然也就是他的孩子。

   “嫣儿,明儿就是孩子的百日宴,母亲坚持大办一番,连贴子都发了,若你身子不适就和孩子留在梅园,就算皇上亲至,没有我的允许,也别想踏入梅园一步。”

   “如今你和父亲虽都已不入朝不涉政,卸甲归隐只留了个爵位在身,可皇上对靖王府的忌惮却不会因此就减轻多少,明儿这百日宴就算我再不愿怕也躲不过的。而且总不能让你夹在我与母亲之间两头为难,放心吧!”有了宇儿之后,司徒嫣的性子就多少有了改变,如今又多了两个牵挂羁绊,她总要为这三个孩子打算,除非她想让他们一辈子都归隐山林,不然入朝入仕只是早晚而已,那这些场面上的事,此次躲得过,以后也是躲不过的。既然有些觉悟,不如从这一刻起就为孩子们想着些,也好过临时抱佛脚。

   端木玄一手抱着女儿,一手将妻子搂进怀中,如今他膝下有儿有女,有爱妻在旁,上天对他真的不算薄。

   李三郎回头间看到这样一副全家和乐图心中多少有些难过,可也只是一丝一点,毕竟这一切都是他自愿的。

   “舅父,您不用难过,宇儿会一辈子孝顺舅父的!”端木宇自打有了弟弟妹妹之后,竟然像是一下子就长大了,一句话逗得亭内外大笑不止。

   “还是我们宇儿最乖最好喽,那舅父可就等着你养老送钟了!”李三郎一把将端木宇给举了起来。

   什么是幸福,幸福不过是人生经历的一种感觉。有钱的人可以拿钱去买他们认为的幸福。没有钱的人却可以从身边的人那里分享幸福。说白了幸福不过是见人见智而已。至少司徒嫣知道,此刻的她就是幸福的,非常的幸福。

   缘起缘灭天注定,福祸相依事难料。我只愿清平一世,能得逍遥自在一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