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农娇

第203章 完结篇

农娇 桑晚 8062 2024-06-11 19:14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莫离没有说话,她挽住凤伽的胳膊笑的十分甜蜜。

   凤伽眼中偶尔会流露出的那抹疏离在面对莫离的时候也消失无踪了。

   苏晚恍然,她也真心的为两个人高兴,“恭喜你们了。”

   “你不也一样吗?”凤伽笑道,“萧君祁那个家伙可不是省油的灯,想不到他居然真的会对你认真。”

   “恩?什么?”苏晚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萧君祁见过你,不过那个时候的你不是现在的你。”凤伽轻声说道,“不过他却是没有那个能力救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死在他面前。”

   “什么?”苏晚蹙起了眉头,她跟白衣第一次见的时候,明明就是对方身受重伤。

   “萧君祁当初要谋划的事情十分复杂,可是,最后他失败了,所以死无葬身之地。”凤伽继续说道。

   苏晚心中莫名一慌,她好像抓住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抓住。

   绯思突然错愕的撑大了眸子,“萧君祁他是……他……”她的脸上写满了惊骇,瘦削的身体猛地颤动了一下,“不可能,不可能的,他怎么可能是……”

   “是什么?”苏晚看着绯思反常的模样,一颗心也揪了起来。

   “你可能,他为什么不可能?”莫离嘲弄的笑了,“一群蝼蚁,也妄想决断神的生死,你们还真是可笑。”

   “你们到底再说什么?”苏晚一头雾水。

   “萧君祁……居然是重生者,可是这怎么可能?”绯思失神的低喃,她原本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可以站在这个世界的最前端,但是现在她感觉自己似乎错了。

   这个世界的人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愚昧无知,也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顺风顺水,她本来自以为的一切优势,在这个地方好像完全都不存在一样,她依然混的悲惨,依然很多的人让她不知所措。甚至感觉十分的棘手。

   苏晚也愣住了,重生者?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种人吗?

   她想着,忍不住将目光投在了莫离的身上,既然会有穿越者。又为什么没有重生者呢?这个崩坏的世界……她嘴角一抽,怪不得白衣那么的淡然,原来他早就已经心有成竹了。

   “不对,如果他是重生者,又是怎么知道我的。并且还这么的防备……”绯思拧起了眉头,神色中满是不解。

   她自认自己的伪装天衣无缝,而且所有的人都认为绯思就是外面的那个绯思,从来都不会想象到她身上。

   “你太高看你自己了。”莫离摇摇头,“姐夫可从未将你放在心上过。”

   “那为什么……”绯思不明白,但她的心中却一阵阵发寒,如果不是针对她,那么这场戏又是演给谁看的?

   绯思感觉自己的脑子满是浆糊,不管她想什么都想不通,“苏晚明明已经死了。萧君祁为什么还会为你费尽心力。”

   是的,苏晚死了,她亲眼看着苏锦默确认了苏晚的死亡,“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苏晚没有说话,她凝眸看向了莫离,其实她也十分奇怪,如果假死的话,那么苏锦默又是如何判断棺材里的那个人就是自己呢?

   苏晚一阵恍惚,她突然无法确定白衣对自己说的真相究竟有几分真实了,当初是她说要假死。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事情好像就已经脱离了她的想象。

   “你是什么东西?居然会让白衣如此相信你!”绯思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嫉妒的神色,她的眼中也满是怨毒,好像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苏晚给杀了一样。

   “你又是什么东西。也妄想染指我大夏江山。”

   冰冷的声音传入耳中。

   莫离跟苏晚的面色一喜,而绯思的面色则是一变。

   “白衣,萧君祁。”绯思磨牙,缩在袖子里的手掌悄然收紧。

   “绯思郡主。”白衣面色平淡,只有他的目光落在苏晚脸上的时候,这才会多出一抹笑意。

   绯思将他的变化尽收眼中。愤愤不平的磨了磨牙,“你是怎么猜到的?”

   “一开始有些端倪,知道那人是长陵城中的,本来我还以为是哪位皇子下的手,绯思郡主藏的真深。”

   “那你为什么不去找那些皇子的麻烦。”绯思磨了磨牙,“我到底失败在了哪里?”

   从杏花村到宁城,然后再到江陵府,最后就是长陵城,她自认自己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因为小晚太出乎你的意料了,你原本是想等着小晚死了,然后以一种动人心魄的姿态出现在我面前,然后让我成为你的傀儡,或者即便小晚不死,你也会悄无声息的将她杀死,然后取而代之,以为会神不知鬼不觉,绯思,我说的对吗?”

   白衣轻笑,他缓步而行,越是接近牢房,他的那份气势便越发的浓郁。

   绯思的眸光微微一颤,她存的的确是这个心思,但很多的事情却是出乎了她的意料,她数次想要动手,但却没有找到那个机会。

   “你是怎么猜到我身上的?找替身这种事情,可是你们提出来的,我没有参与。”

   “这本来就是一个幌子,让你现身的幌子,只要我们有找替身这种想法,你就肯定会冒出来。”白衣冷声回道。

   “这叫引蛇出洞,要引的就是你这条毒蛇。”莫离接过了话头,“哼,竟然想要害我的晚晚,绯思,将你凌迟了小娘都不能泄恨!”

   “原来一切都是我自己踏进来的。”绯思同样冷笑,“萧君祁,跟着我有什么不好吗?我可以给你天下,给你数之不尽的财富,只要你跟着我,不要说苏晚,就算是你想要全天下的女人,我都可以给你找来,而且……我还能让你不死不灭。”

   绯思的眼中露出了一抹火热的光芒。

   “是很不错的条件。”白衣点点头,好似被她说动了一般,绯思神色一喜,然而白衣的下半句话却将她打入了地狱。“只是你的条件还抵不上我的小晚一根头发。”

   “别傻了,萧君祁。”绯思微微后退了半步,“你可要想清楚了?真的不与我合作吗?”

   “只要你死了,我可以考虑考虑你说的事情。”白衣一本正经的点头。

   “你……”绯思的脸色被他气的一片铁青。“既然这样,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她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身体一动,只是瞬间就消失在了原地。

   绯思看着近在咫尺的苏晚,好像她只要一伸手。就能拧断对方的脖子。

   萧君祁,这是你不识好歹,那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

   绯思狞笑一声,眼看着她的指尖就要碰到苏晚的脖子的时候,肚子上突然传来了一道大力,就好像是数十匹马同时撞击在了她的身上。

   绯思的身体倒飞而出,狠狠的撞在了柱子上,然后噗一声落在了地上,像是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力一般,她趴着一动不动。嘴边慢慢的汇聚起了一汪血水。

   “咳咳。”

   她咳了几声,捂着肚子抬眸看着站在苏晚面前的萧君祁,“怎么会……”

   “白痴,居然跟萧君祁比速度。”凤伽冷漠的眸光从绯思身上扫过,不带任何的感情,“以为自己的小聪明成功两次,还真当自己是天下无敌了。”

   绯思心中又急又气,一口鲜血喷出,她咳了几声,看着几人的模样越发的怨毒起来了。“就算是你们发现了又怎样?你们根本就无能无力,等着吧,等饥荒大范围……”

   “你是说东河道一带的涝灾吗?”苏晚面无表情的打断了她的话,“真是可惜。我想这个时候,救援的物资跟粮食大概已经到了。”

   “什么?怎么,怎么可能?国库里根本就没有那么的粮食,而且负责的官员……”

   “很抱歉,这一切都跟朝廷没什么关系。”苏晚将她一直佩戴的玉坠拿了下来,“你们不是一直都想要慕容爷爷留给我的东西吗?你们不是一直都想知道这里面藏着的秘密吗?可惜。不是金银也不是武器,只不过就是可以命令一些人罢了,这些人都欠着慕容爷爷人情,而我很好的利用了这份人情。”

   “不可能,怎么可能只是一些人情?”绯思不可置信的摇摇头,“你居然将这么宝贵的东西带在身上!”

   很多势力都在争夺的东西,在他们想来,肯定会藏的严严实实的,但是苏晚就这样大大咧咧的将之挂在了腰间,而更为讽刺的是,他们这些人居然都丝毫不知道。

   绯思自嘲的笑了几声,是她败了,一败涂地,可是她仍然不甘心……“只是一些人情,为什么会如此的珍贵?”

   “士农工商,四大行业,每个行业,都有着人欠着慕容爷爷的人情,从手握重兵的将军,到权势滔天的权臣,从普通的乞丐,到富甲一方的商人,绯思,你可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多的是什么?”

   “什么?”

   “是人,是关系,当初欠下慕容爷爷人情的只是那么几个,但他们每个人的关系网却是极其庞大,而与他们有关系的人,也同样有着庞大的关系网,层层叠叠,只不过就是去救助一个小小的东河道,你认为我还需要通过朝廷吗?”

   “可是粮食……那么多的粮食,你……”

   绯思的声音戛然而止,她瞪大了眼睛看着落在面前的令牌,浑身就像是堕入了冰窟一般。

   “看清楚了,这是农家令。”莫离冷声笑道,“你觉得粮食对晚晚而言算的了什么吗?”

   “绯思,当你去挑拨萧昊白屠杀我镖局的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一天,那些人居然会为晚晚开道?军队,呵呵,这还要感谢你,不然单凭晚晚的一句话,又怎能让那些士兵为我们开道呢?”

   农家令,谁都不知道这个令牌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他们只知道,拥有农家令的人,手中都有着无穷无尽的粮食,大半个大夏的粮食收入,都不见得会有那个人多。

   绯思费尽心思的寻找过,但却一无所获,她从未想过,那么恐怖的人居然会是苏晚。

   所以从一开始她就输了,输的一败涂地。

   萧君安站在拐角的地方,他将一切都看在眼中,心中除了无力,更多的却是感慨,绯思的手,伸得太长了。

   “败者为寇,输了我认,只是在临死之前,我想知道……这个苏晚,究竟是什么人!”

   绯思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她是不甘心的,但是再多的不甘心她也只能咽下,“我的资料不会有错,苏晚的确是桃夭跟苏锦默的女儿,一个不认自己父母的人,值得你这样吗?”

   “她不再是桃夭跟苏锦默的女儿了。”白衣道,爱怜的将苏晚搂进了怀里。

   “你应该听说过克隆吧。”莫离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以前的晚晚,早就已经死了。”

   “克隆。”绯思心中一颤,不可置信的看着莫离,“不可能的,这种技术……”

   “对于你来说不可能,但是对于来自星际的我而言,这不过就是小事情。”莫离垂眸,遮住了眼底的幽光,“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你都知道了,所以你去死吧。”

   一抹幽光闪过,绯思惊恐的撑大了眸子,她嗬嗬了两声,血沫从嘴里以及喉咙喷涌而出。

   绯思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好像不相信自己就这么死了一样。

   “连夫人,戏看够了,你可以出来了。”白衣冷声道。

   苏晚的身体微微一颤,她咬紧了唇,垂眸看着自己的脚尖不说话。

   “白衣。”

   一道人影从走廊另一边的尽头走了过来,桃夭的身影慢慢变得清晰起来,“这是真的吗?”

   “其实从某一方面来说,晚晚还是晚晚,并没有什么改变。”莫离说道,“桃夭阿姨,您介意吗?”

   “是晚晚会不会介意吧。”桃夭的脸上满是苦涩,她从怀里拿了一个木盒朝着白衣扔了过去,“这是属于晚晚的,我来还给你。”

   “什么?”白衣有些疑惑。

   “生辰八字。”桃夭展颜一笑,“其实这样也挺好的,我对不住晚晚,还不如她的父亲。”

   “娘……”苏晚的嘴唇动了动,但最后还是没有声音发出,因为她不知道自己是要以苏晚的名字喊出这个字,还是以苏晚克隆者的身份。

   “保重。”桃夭笑了笑,将目光从苏晚身上收了回来,迈步离开。

   “连家的仇,会报的。”白衣突然说道。

   桃夭的脚步一滞,“多谢。”

   “皇兄。”白衣开口。

   “我知道了,齐家任由你处置,君祁,既然你接手了,那就索性将江山也接手了吧,现在的这些孩子……不堪重任。”

   “我有人选,若皇兄信得过,就交给我吧。”白衣笑道,这种结果依然在意料之中。

   萧君安沉吟了片刻,然后点头,“好。”

   “其实那人,皇兄也认识。”白衣的神色之中多了一抹玩味,“小家伙,你与你父皇数年不见,就不想他吗?”

   萧君安的身体猛然一颤,不可置信的转头,看着从外面缓缓走进来的人,泪水瞬间就湿润了眼眶,“昊,昊泽……”

   “儿臣……拜见父皇……”

   (全文完)(未完待续。)

   PS:PS:到此完结,么么哒,谢谢诸位,鞠躬撒花,,若是有缘,咱们下本书再见,,可以提前透露,下本桑晚依然写古言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