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快穿之跪求愿望成真

第115章 现实世界――总有人记得

快穿之跪求愿望成真 儿喜 8491 2024-06-11 19:14

  他又梦到了她。

   看不见脸孔,看不清楚身形,却每每在他的梦中流连。他极度想靠近她,却如同被泥沼缚住双脚,想呼喊她,却不知道她的名,任他嘴巴张得多大,都发不出半点声音。

   她背对着他,回头看了他一眼。

   如果他再不能记得他,她就要走了。

   他从梦中惊醒,冷汗淋淋。

   ――

   “你醒了呀。”门外走进来一个长得极为漂亮的女人,白色上衣,亚麻色长裙让看起来气质独特,婉约柔美,见到坐在床上发呆的男人,她嘴角扬着笑容,走了过来。

   她的手里拿着一束鲜花,那是她刚刚才在花店里面选的。

   “恩。”刘翌靠坐在床上,淡淡应了一声,他很平静,额头上的汗迹已经被擦干,现在的模样再正常不过。

   因为睡觉的时候遇到百年难遇的地震,被床头落下的重物砸中脑袋,他昏迷了整整三年时间,医生甚至已经宣布了,清醒的几率几乎为零。这个世界总是不乏奇迹出现,半个月前,他毫无预兆的从昏迷中醒来,惊呆了医生,也喜坏了他的家人。

   李娅是除他的家人以外,最先赶到的人。

   据说,她是他交往了多年的女朋友,门当户对,在出事之前已经论及婚嫁。

   从昏迷中醒来的他,忘记了一切。他的脑袋一片空白,过往的人和事,一件也记不起来。

   医生说,这是脑部受损的后遗症,有可能过一阵子会好,也有可能,这一辈子,他都没有办法记起来。

   他总觉得他遗忘了很重要的东西,但每次试图从记忆中找一点什么的时候,都无功而返。他每天都会梦到一个看不清楚脸庞的女人,他很清楚的知道,她对他很重要,她不是李娅。因此,有关李娅是他女友这件事,从他醒来到现在,一直都未曾得到他的承认。

   “是不是又去想以前的事情了?”李娅将花插在花瓶当中,坐在刘翌的旁边,他不喜欢她碰他,因此,她只能坐在他能忍受的靠着他最近的地方,她柳眉轻蹙:“每一次都想得那么辛苦,这些事情不要着急,慢慢来吧。”

   “恩。”刘翌又点了一个头,淡声回应。

   他的父母过会就会结伴来看他。

   他们都对他很好,非常疼爱,细心呵护,他并不是独生子,他还有一个弟弟,小了他近二十岁,现在才十岁出头,可爱听话。

   一切都很好。

   “今天下午出院,阿姨盼着一天已经盼了三年了呢,她一直比谁都要关心你的身体。”李娅努力的寻找着话题,试图和刘翌说聊几句。醒来的刘翌比以前的他话更少了,但这并没有关系,只要能让她待在他的身边,她什么都不会介意,总有一天他会认可她,她相信。

   一想到他的母亲,刘翌的心中浮现淡淡的抗拒,她是对他很好,每天都亲自熬汤送饭,对他关爱有加,但在笑容背后,刘翌却敏感的发现诸多的不自然,她一直在小心的试探,暗藏着防备。

   包括李娅,包括他的父亲,他们都在对他隐瞒什么。

   只有那十岁出头的弟弟,在他的面前毫无顾忌的展现出对他的抗拒,他在他面前缩头缩脑,似乎非常怕他。

   他的那个十岁弟弟只出现过一次,后来再没有来过。

   他记忆受损,但智商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他很敏锐,观察力很强,他本能的从别人的语态表情中发现许多不容易察觉的东西。

   他们说在出事以前,他是个摄影师,他行走在每个不同的国家,照出了许多独特的具有感染力的照片,他们甚至拿了许多他以前拍摄的照片给他看,沙漠,绿洲,难民,孤独无依因战争而失去了父母的孩子。

   照片的确照得非常好,角度很独特,拍摄手法也非常专业。

   但他们越是设法想让他相信他们对他说的一切,他却越是无法相信。

   毕竟,他们的每一个表情背后,都掩藏着仿佛不可言说的秘密。

   没过多久,他的母亲来了,这是一个打扮雍容华贵的五十余岁,但看起来只四十出头的贵妇。她给他端来了一碗她亲自熬的汤,等他喝完了以后,就坐在一边陪伴他,他不多话,她便和李娅聊天。他觉得聒噪,挥手让她们出去,并没有因为她们是女人而客气。

   经过半个月的康复与复建,他已经能自己行走,虽然会比较慢一些,但大家都愿意配合他的步伐。

   所有人都来接他出院,包括他的父亲,还有那个畏畏缩缩总躲着他走的弟弟。

   车子等在医院门外,但还未走到门口,他们遇到了一个女人。

   一个两手空空,正面朝着他们走来的女人。这个女人长得很漂亮,五官精致,肤如凝脂,但你看到她的时候,你首先注意的并不会是她的美貌,你甚至会直接忽略掉它,她淡然宁静,有一双仿佛千帆过尽的平和的眼眸,当她看着你的时候,你会觉得你仿佛被阳光照耀,满是温暖。

   至少,刘翌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

   他压抑不住心中忽然而至的澎湃情感,直接跨出了人群,没有一点征兆的伸手用力将她揽进了自己的怀里。

   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是,他无法压抑自己心中想将她搂入怀中的冲动。

   梦中的那张没有五官的脸逐渐变得清晰,就是她,就是眼前这个女人。

   “是你。”他紧紧拥抱着她,叹息一声。

   就是这个感觉,这么的契合,这么的自然,拥抱她,仿佛拥抱了整个世界。

   “你怎么现在才来。”叹息之后,他接着说道。他的语气甚至不自觉带点埋怨,他不是一个会对人抱怨的男人,但对方是她,就好似天经地义。

   后面的人被惊呆了。

   从刘翌醒来了以后,他就很不喜欢别人的碰触,李娅最多就是摸一下他的手,还是要在他睡着以后。

   “翌……”李娅整个人都惊在了原处。

   “刘翌,你在干什么!”刘父板起了脸。

   刘母没有讲话,她牵着的小孩子好奇的瞪大眼睛,看向刘翌与温宛。

   “是我。”温宛微笑,对他点了下头,回应了他那个别人听起来十分莫名的感叹。

   “处理了一些事情,来晚了。”她伸手拥抱他,轻声对他说道。她经历了一个没有他的世界,那时候,她就知道,他已经醒来。

   千百个世界里,他从来没有一次恢复记忆,她寻找他,花了一定的时间。

   只能给出一个大致的目标,那就是一个从重度昏迷中,才刚清醒了的男人。长相,年龄,身高,姓名,统统都是未知。

   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工作,全国各地乃至海外,那么多的病人,每天都有人在死亡,每天都有人在醒来,而且最有难度的一点是,医院病人信息从来都是保密。

   “你是谁?”李娅问温宛,她的语气眼神当中充满了敌意。

   温宛放开了刘翌,她的手一直牵着刘翌的手。

   “你又是谁?”她看向李娅,脸上表情变也未变。

   被她的看着,李娅第一次觉得自己好似全身都被剥光一样,“我……我是刘翌的未婚妻。”

   心慌意乱,谎言冲口而出。她看向皱眉的刘翌,眼神无助,楚楚可怜。

   “并不是。”下一秒,刘翌便对温宛说道。尽管所有人都说李娅是他的女朋友,但是他从未承认,现在见到温宛,则更加确定,李娅与他毫无瓜葛。

   温宛拿到刘翌的资料之后,那些相关文件中,自然是有刘翌一些其他相关的部分。

   “李小姐,可是据我所知,刘翌并没有未婚妻。”温宛笑笑,说道:“他二十八岁之前,私生活干干净净,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交过呢。”

   侦讯社查到的东西,或许会和现实有点出入,但也相去不远。

   李娅从小就喜欢刘翌,但苦于刘翌对感情一事十分淡漠,并不接受她的感情,并且,她是李青的侄女,而李青,就是这段时间对刘翌关爱有加的‘刘母’。事实上,她并不是刘翌的亲生母亲,她是刘浩辉的第二任妻子。

   他们都不约而同的向刘翌隐瞒了这一点,试图在刘翌恢复记忆之前,与他建立更深刻的感情。

   刘翌父母离异,从小与母亲一起生活,在很多年前,已经彻底脱离刘家,而他非常富有――他的亲生母亲是个女强人,离世后,她将所有的一切都留给了他,而他在短短几年间将母亲留给他的资产扩大了数十倍。

   这些年,刘翌昏迷,刘浩辉代替他接管了他的公司,这几年过得春风得意,恰逢刘翌醒来,刘浩辉掌管惯了大企业,就不想再回去管自己的小公司,怕刘翌将他手里的一切要回去,就骗刘翌他其实只是一个摄影师,骗他说李青是他的生母,李娅是他的女友,营造一家和乐融融的假象,而事实上,这半个月,刘浩辉一直在私下转移公司资产,以防止刘翌哪一天记忆忽然恢复。

   温宛并没有将话说得很明白,但足以让这些心里有鬼的人为之颤动。

   毕竟,一个知道刘翌二十八年都没有交过女朋友的人,其他有关他的事情,她应该也知道得很多吧?

   那他们努力编造的谎言,不是就要被拆穿?

   “哪里来的女人,好管闲事!满口胡说!”刘浩辉第一个跳了出来,激动的用手指着温宛,脸色难看。

   相比较而言,他的现任妻子李青显然比他淡定了许多,她的脸上甚至露出终于解脱了一样的笑容。

   而李娅,脸都白了。

   “刘翌,你不要听她乱说!你们以前根本就不认识。”李娅对刘翌说道。

   但刘翌就像是没有听到他们的话一样。

   “我们回家吧。”他转头和温宛说道。回家两个字说得极其自然,见到她以后,刘翌很坚定的认为,只有有她在的地方,那才是他的家。

   “刘翌!”刘浩辉气坏了,脸红脖子粗的大喊道。

   “我认为……”刘翌转头看向他们几人,态度很坦然而平静:“虽然你们是我的家人,但我已是成年人,我只是失去记忆但并没有失去行为能力,我相信我自己的判断,抱歉,这半个月,你们照顾我,我很感激,但是我更愿意与她一起回家,等我恢复记忆,会回来找你们的。”

   说完,刘翌牵着温宛的手,转身离开了。

   ***

   虽然这只是初次见面,但那熟悉的感觉仿佛已经深入骨髓。

   坐在车上,他看着温宛,怎么也看不够。

   温宛由着他看。有司机在开车,他们一同坐在后排。

   “你想恢复记忆吗?”过了许久,温宛对他微笑,问他。

   她已经无数次面对失忆了的他,面对这样的他的时候,她完全可以无视他已失忆的现状。

   这是现实世界,再没有多一个世界让他们去挥霍,他们的岁月到此不再没有尽头,他的契约者已经消失,醒来以后的他再也无法行走在其他的任何一个世界,他会和任何一个普通人都一样,经历生老病死,无法重来。

   千百个世界过去,有他的陪伴她才不至于厌倦。永恒的生命并不是值得高兴的事,没有他的世界,她不愿意独自承受孤独。

   从上一个世界退出来以后,温宛已经与小九说了自己的决定,人类短短几十年的生命之于小九,完全不值一提,小九尊重她的决定,会留在这个世界,陪她终老。

   她完成过的那些任务,已经成功助长小九的能力,甚至超越了许多他的那些前辈,挤进前列。小九可以通过消耗能量帮助现实中的刘翌恢复记忆,那不过是弹指间的事情。

   “我想。”刘翌毫不客气的说道。他觉得,只要他想,她就有能力马上帮助他恢复记忆。他莫名的对她充满自信,却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但是,我想通过我自己,而想起你。”在没有见到她之前,他迫切的想找回遗失的自己,在见到她之后,他才知道,他要找的,不是被他遗失的过去的他,而是她。

   现在她已在他身边,这令他浮躁不安的心得以平静。

   那些已经遗失的过去,他会一点一点找回来,只要她在他的身边,终有一天,他会记起。

   “好。”

   她尊重他的一切决定,握紧他的手,温宛微笑着点头。

   ***

   害怕再次遗忘,渐渐的,他有了写日记的习惯。

   xx年六月三日――他终于找回了她,不,正确来说,是她找到了失忆彷徨的他,然后将他带回家。

   xx年六月四日――恩,他结婚了,迫不及待。

   xx年六月七日――他做了一个梦,丢失的记忆回来了,他二十八年的生活里,并没有她的出现,这很奇怪,但他从不怀疑。

   xx年六月八日――他回去接管了公司,他的父亲大声叫嚣,他让警卫请他离开。

   xx年七月八日――最近每天晚上都会做不同的梦,每一个梦里,他与她在不同的世界里面相遇,相爱,经历生老病死,梦醒之后,仿佛那梦里的一切才是真实。有时候看着她,好像是在看不同的女人,他很清楚,她们都是同一个人。

   xx年七月十日――醒来以后,他将她锁在床上,不想让她起来。他像以前的每一次一样将自己的梦境告诉给了她,她总是对他笑,仿佛洞悉一切,却什么也不说。但是他知道,她什么都清楚明白,她就是这么一个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人。而这个人,是他的爱人,他每天都在感谢上天让他如此幸运。

   xx年八月一日――不同的梦境已经持续一个月,他已经确定,那就是他与她的曾经。不同的世界,不同的他与她。

   xx年八月十一日――每一个梦境,经历的每一个世界,都让他更爱她,他愿一直怀抱着她,直到永远。

   xx年九月五日――等待这一天已经无数个日夜,她怀孕了,她非常开心,我也是。

   ……

   【全文完】

   在不同的世界,我爱上不同的你。

   有时候我们可能遗忘过去,但时光过隙,总有人记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